Welcome
selected article
  • 真格调,助创业——采访真格基金主席徐小平先生
    Update time:2018/12/28

真格调,助创业——采访真格基金主席徐小平先生


编者按:

中国国内创业大潮风起云涌,天使投资人扮演了“引路人”的角色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真格基金(Zhen Fund)在创业投资界声名遐迩,旗下有很多成功的项目投资。真格基金主席徐小平先生也是中国的传奇人物,从早年留学教育机构“新东方”,跨界转型为成功的天使投资人,也成为青年创业者和青年投资人的导师。

《REEC》杂志通过采访,希望了解中国国内创业投资大潮,真格基金和徐小平先生的故事,以及对于欧洲创业投资界合作的展望。

当然,我们也希望徐小平先生透露一下,他们投资项目的标准和逻辑,以及对于创业者的忠告。

 

1.徐先生的个人经历也是非常传奇,可否再介绍一下从新东方到真格基金的转变?做实业和做天使投资的区别在哪里?

其实从新东方到真格基金,我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和中国最优秀的青年人在一起。

至于投资人跟企业家的区别,那便是企业家太不容易了!太苦,太累,太沉重,当然,成功之后,财富和荣誉也属于企业家。我们有全民偶像企业家,但并没有全民偶像投资家。即使在美国,巴菲特并不是青少年的偶像,乔布斯(Steven Paul Jobs)、马斯克(Elon Musk)才是。

投资人当然也非常重要,因为许多梦想如果没有资金支持,就会胎死腹中,不得问世。许多极速成长企业,如果没有资金支持,机会半途夭折,魂断蓝桥。所以投资人是创业创新的三江源头之一,是创业创新时代的核心链条环节之一。

就实际情况而言,无论在国外还是在中国,投资人往往是企业家出身。办企业成功后,有了钱再来帮助新一代的创业家,代代相传,形成创业创新的滔滔洪流,百年澎湃。

 

2.真格基金做为国内天使投资的领军企业,有很多脍炙人口的成功投资。这些成功案例有什么共性?

天使投资其实不是很难。只要找到雷军、毛大庆这样的人,给他们钱就可以了。

每个天使投资人的成功,往往与他现有的事业资源有关,比如王刚投程维,他们本来就是阿里的同事。

我开始做投资,也是因为新东方学生学成回国,找到我要钱。当年我拿过他们的钱,现在人家来要债,我不得不还!

所以天使投资的秘诀在于人脉资源。天使投资新手,面对一个陌生人,说实话确实很难判断。

我说说真格的经验吧:真格天使投资团队,除了一位合伙人李剑威来自红杉资本之外,其余的人开始的时候基本都没有经验,但很快都成长为业内优秀、投出好项目的投资者。原因是我们强调投人,只要这个人的学习能力、工作能力、影响他人的能力足够好,团队里面有互补的合伙人,我们都会认真考虑。

我们常常开会吼叫:投人,投人,投人。而不是投事、投模式、投方向。

因为早期创业一定需要经过无数试错和调整,只要创始人强大、团队战斗力强,就能走过暴风骤雨,抵达胜利的彼岸。

 

3.目前国内创业大潮兴起,您对于准备创业和正在创业的年轻人,有什么忠告?

我们天天在和创业者对话,我最常说的有两点:

第一早期创业要聚焦,就做一个点,千万不要几个事情同时做。新东方现在是一个巨无霸,什么项目都有,但本质上,它只有一个产品:托福。围绕托福,它产生了无数需求,产生了巨大的产业链。但托福无论在过去还是今天,都是它的核心。

腾讯,就是一个QQ嘛。所以,一定要聚焦做好一件事情,越简单、越单纯、制约因素越少,这个事情越好。

第二,创业者一定要注意股权结构。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。一般而言,天使阶段极限不要出让超过30%的股份。真格基金一般只要10-20%之间,大部分是在15%以内。

昨天和今天,我见了两个企业,非常好的企业,但还没有到A轮,两家企业已经出让四十几的股份了,这到了后面,创业者会剩得越来越少,这是非常不好的情况。珍惜股份,珍惜生命!

股份就是企业战车的引擎和马力,所以一方面你为了融资不得不出让股份,但另外一方面你要珍惜股份,更多留给跟你一起摸爬滚打的兄弟们。


4.展望2016年,国际经济和国内经济形势面临严峻挑战,天使投资届如何应对?真格基金的策略如何调整?

宏观经济我基本从来不知道,我只知道创业者这一块,从开年以来,我所感知到的创业氛围非常火热、比往年都火热、我们投资速度在提升,而不是减缓,所以,从这一方面来看,青年人有希望,中国就有希望,中国经济就有希望。

另一方面,风险投资比较靠后的阶段,比如B轮、C轮那种需要比较大额资金的部分,今年应该会出现减速和降额的情况,也就是估值下降。这个情况在美国已经发生,很多几百亿、几十亿、十几亿美元的为上市企业,都出现了估值下调的情况,这种情况,也会反应在国内市场上。

但是,在早期创业领域,必将依然火爆。而真正符合商业本质的企业,也会得到超速发展。

所谓符合商业本质,其实就是能够赚钱。无论是长期预期能够赚钱还是短期就能够赚钱,这样的企业永远是资本追捧的好企业。所谓价值回归,其实就是更加理性、更加符合做生意的原则,而不是梦想的倍数。

天使投资,永远是春天。也就是说,创业者的天,永远是春天。我们相信中国的未来!

但具体说,我相信的事情有:

消费升级,也就是说,中国消费者会越来越追求有质量的东西,任何提升现有消费品质量的创业,都会有市场。海淘的兴起,其实就是对质量追求的爆发。

在教育方面,我相信在线教育。在线教育,近几年来已经出现了大规模赚钱的在线教育企业,在线教育的兴起,犹如电影电视之于舞台剧,虽然后者也是一个产业,但它将彻底颠覆人们学习的习惯和获取知识的方法。我们在这方面也非常关注。

人工智能、机器人、大数据、云计算……这些被说了很多年的概念,正在进入实质性盈利阶段。

我记得几年前我去宽带资本听田溯宁讲云计算,他讲得那么好,而我那么聪明的人,听得一头雾水,原因是云计算确实没有一个实际成功的案例。但现在,所有企业创业,不再买服务器了,全部在云上。我们自己手机上的照片、资料,也都在“云上”,云计算,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离不开的东西了。

所以,一句话,所有产业都在更新换代,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人工智能、高科技,这使得创业越来越容易,企业发展越来越快,市值提升越来越迅速,当然,也使得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使得做早期投资的我,老人家,越来越青春。真格基金也已经在向着这个方向靠拢。

 

5.您做为中国天使会会长,提携后辈,指导年轻人,广受尊重。请谈一谈中国天使会在促进行业交流和发展方面的工作?

差不多十年前,我开始做天使投资人的时候,我自己当时其实并不知道我做的叫“天使投资”,我第一次告诉俞敏洪“天使投资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他还觉得这个名字很搞笑,但现在俞老师自己也开始做天使投资了。

中国青年天使会也是这样,从一点点慢慢开始积累,到现在发展成为中国天使投资领域的龙头。中国青年天使会,把中国最优秀的天使投资人和创业者联结在一起,我们希望可以通过天使会,促进中国天使投资事业进一步规范,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参与到天使投资事业中,为天使投资人群体提供更好的帮助。


6.国内天使投资界在对外交流方面,是否同美国和日本交流较多?在对欧洲同业交流方面,您有什么展望?

我们和美国的交流一直非常频繁。事实上,我的天使投资生涯就缘起于早年参加斯坦福的一次活动,在那里我接触到了世界创新创业中心——硅谷。后来我也投资过许多海归的学生,包括兰亭集势的郭去疾、造作的舒为、格灵深瞳的赵勇、渡鸦科技的吕骋等等。除了投资美国海归,我们也投了不少美国的公司,包括“钢铁侠”Elon Musk提出高速管道列车项目Hyperloop等。2016年初,真格基金还集体参加了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大展,这样的活动令我们大开眼界。

我曾在2014年底参加了在爱尔兰举办的Web Summit。因为税收缘故,大量的高科技企业在爱尔兰设立了欧洲总部,令这片古老而充满底蕴的热土充满了生机。当时在Web Summit上,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与会者们对阿里、小米等公司的钦佩和信服之情,让我们少数几位来自中国的创投人很有面子。

所以,其实在全球创业浪潮下,无论是同美国、日本、以色列还是和欧洲,我们都一直保持频繁的交流,像最近的AlphaGo就是来自英国的团队,但对全球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做了极大的推动。我们有一家被投公司叫亿航,今年的CES大展上他们发布全球首部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而大放异彩。我刚刚得知,他们正准备在德国进行扩张,这无疑也彰显了欧洲在全球创新创业方面的独特优势。

Copyright © 2015 www.reec.top All Rights Reserved